2000年的彩票大奖
文章吧-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故事 | 陰間鬼出,陽間莫入

當前的位置:文章吧 > 哲理文章 >

故事 | 陰間鬼出,陽間莫入

2019-04-06 06:42:03 作者:尾球木 來源: 為溪筆談 閱讀:載入中…

故事 | 陰間鬼出,陽間莫入

  一

  世間有陰陽之分,日為陽,夜為陰。在夜晚的極陰之地往往會發生一些靈異事件

  酆都古城,又名豐都鬼城,傳說人間與陰曹地府交界處,是人間最為陰寒之地。據說每到夜晚子時,陰盛陽衰,酆都便會大開鬼門關。地府的厲鬼會游蕩人間,某些奇人異士也能借助一些手段器物進入陰界。到了雞啼之時,陽氣漸豐,鬼門便也會隨之關閉。

  酆都旁有一個名為木雞村的古村落,關于這個小村有個流傳已久的故事。據說在千年前,世間出現史無前例的七星連線。剎那間,天地陰陽顛倒。酆都古城陰陽之氣交匯輪轉,鬼門連開七日。那時,妖精鬼怪魑魅魍魎肆虐天地,人間生靈涂炭民不聊生。這時,有一位名為公輸般的奇人用靈木做了一只木雞放在了酆都旁的這個小村中。

  這只木雞極為奇特,雖由木所造,卻可日夜啼叫,雞鳴之聲可覆蓋千里。說來也奇怪,厲鬼在聽到這雞鳴聲竟紛紛顫栗,最后化作片片黃色紙錢。木雞在惡鬼消散七日后的子夜里木紋開裂,最終爆裂為一堆木屑。厲鬼消散,人間重回太平世人為了感激公輸班的恩情,將村名改為木雞村,在村口建了一座紀公輸班廟。

  二

  時過境遷,千年歲流逝。現代化科技改變世界自然也改變了酆都。因為獨特的鬼怪文化,酆都也成為了著名的旅游區,鬼門關、哼哈祠、奈河橋等景點吸引了大量游客。隨著酆都旅游業發展,舊時的木雞村也變成了著名的旅游城市——木雞市。

  由于最近據天文報道幾日后夜晚會出現血色月亮,而觀看血色月亮的最佳觀測點就是木雞市。大量旅客紛紛涌入木雞市,想要目睹著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文奇觀

  然而木雞市公安局最近可被一起連環殺人案件弄得焦頭爛額死者有六人,身上無任何傷口,但體內的血液全部從皮膚中滲出,血液染紅衣服,就像是穿上了一件紅色衣裳,極其詭異

  此時,公安局長黃陽正在公安局內部會議大發雷霆。他把手上的文件摔到桌上,瞪圓老人只有黃豆大小眼睛,用手指了一圈在坐的警員,怒喝道:“我不是針對誰,我想說在坐都是垃圾!垃圾!”

  ldquo;你說我養你們這群人有什么用?用來浪費大米?一個案子辦了快一個月了,一點進度都沒有!這案子可不是什么小事,現在全社會都在關注著。上頭下命令了,再沒進度,老子烏紗帽就不保了!”黃陽喝了口水,喘喘氣補充道:“我頭上的帽子沒了,你們也不會好過。到時候都給我回家耕田去。”

  ldquo;哈哈”此刻,帶著幾分戲謔的笑聲不合時宜地出現。黃陽剛緩下來的火氣又被這突兀的笑聲給激了起來,他一邊在心中組織著罵人的語句,一邊向笑聲的源頭尋去。當發現笑聲發出者是那位一直坐在角落穿著一身道服,默默捧著一本羊皮古書閱讀少年時,黃陽的火氣又萎了下去,只能訕笑著道:“羅振小哥,你笑啥啊?”

  這小子雖然沒啥職位,但卻是上面總局派下來的,據說有些門路,會些周易八卦,奇門遁甲之類的奇術。這段時間,這小子可破了不少大案子,風頭正盛,是領導身邊的紅人,可不是黃陽這些地方小局長惹得起的。

  ldquo;這不是一般的案件。”羅振頓了頓,繼續道:“案子就交給我吧。”

  黃陽聽后心中大喜,心想終于找到個替死鬼了,假如破了案子那自然是好,若萬一破不了。上臺怪罪下來,那就報這小子的名字上去。就算自己被論個辦事不利,但起碼局長的位置保住了。黃陽便馬上擠出一個笑臉說道:“那行,那就交給你了。”

  ldquo;不過我要一個助手。”羅振說道。

  ldquo;誰?”

  羅振倒也不回答,直接走出會議室。不久后,羅振回來了,左手還拉著一個看起來約莫十來歲的小胖子。最后羅振把小胖子放開,看向黃陽,意思是就是他了。

  那小胖子嘟囔著“哎,羅振。你拉我干什么?我還在玩游戲呢。我的鯤都八十級了,就快進化成尸鯤了。”之后小胖子又對著黃陽說:“爸,你也不管管他。”

  黃陽也疑惑地看向羅振,問了句:“為什么是他?”

  羅振解釋道:“這小胖子有點用,具體的我也不方便說。反正就是他了。放心我會保證他的安全。”

  黃陽想了想,只能無奈地對羅振點了點頭,俯下身子對小胖子說:“黃偉啊,你的羅振哥現在要破一個大案子,你配合一下他好不好啊。”

  對于黃偉這種剛步入青春期的小少年來說,破案可是一件有趣刺激事情,他便滿口答應道:“好啊好啊,我最喜歡破案了。告訴你,我柯南都看了九百多集了,精通各類殺人手法,熟知各種殺人動機。我跟你說啊,我現在就看個開頭就只能判斷出那個是兇手了。還有福爾摩斯......”

  然而,黃偉話還沒說完,就被羅振強拉了出去。

  ldquo;拉倒吧。用不上你破案,你跟著我就好。”

  三

  子夜,在木雞市的深林公園

  天上的月亮被云遮去大半。路燈散發著幽黃的光,由于年久失修燈光還不時一閃一閃。夜深了,也靜了,能聽到的只有路過的烏鴉發出的嘎嘎聲和風吹過樹葉所發出的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有人在低語著什么。那風也帶著寒意,當這風吹過時,就像是被一雙極為冰冷的手拂過身體,讓人不禁打個冷戰

  想來也沒有人會有深夜游公園的癖好,所以公園內除了羅振和黃偉外,并無其他人。羅振手握尋龍尺,抬頭望著月亮,喃喃道:“快了快了。”蹲在一旁的小胖子黃偉正拿著手機在看著中美合拍文體兩開花的西游記,聽到羅振的話后,疑惑地問“什么快了。”

  ldquo;沒什么對了,小胖子。你相信這個世界有鬼嗎?”羅振搖搖頭,對黃偉說道。

  ldquo;不準叫我小胖子,我只是脂肪儲存得稍微比較多而已。”小胖子把手機放回口袋中。“不信啊。大哥,現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居然還迷信作為共產主義接班人,我們要相信馬克思,相信科學。我可是無神論者。”

  ldquo;哦,這樣啊。那你有沒有發現死者們都是木雞市的原住民。”

  ldquo;那又怎樣,原住民那么多,也許是巧合呢。”

  ldquo;哦,那你有沒有發現他們都是在陰年陰月陰日生的?”

  ldquo;所以呢?”

  ldquo;小胖子,你的生日是乙亥年十二月初二吧,好像也是陰年陰月陰日吧。”

  ldquo;……”

  ldquo;現在好像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了吧。”

  ldquo;……”

  羅振指了指天上馬上就要被云遮擋的月亮說道:“現在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一個陰年陰月陰日生的人,在森林公園這樣臨河靠樹無月陰氣集聚的地方。你猜會發生什么?”

  正當黃偉想要說些什么反駁羅振的時候,月亮被云徹底遮住了。羅振手中的尋龍尺飛快地轉動,與此同時,路燈突然熄滅,四周被黑暗籠罩。遠處傳來蕭和笛的演奏聲,這樂曲忽而節奏極快,聲如洪雷,似萬人哀嚎,忽而節奏舒緩,哀轉久絕,似少女啜泣,隨之是銀瓶乍破般的嗩吶聲,像是新生兒來到人間的第一聲啼哭,最后緩緩歸于安靜,像是病危的老人咽下最后一口氣。短短的一曲便像是道盡人間疾苦

  聽到這音樂,黃偉那胖臉陡然變得煞白,顫抖著身子道:“大...大半夜的誰在放歌,還放這么嚇人的歌,這是人聽的嗎?”

  ldquo;這是另一個世界的哀樂,本來就不是給活人聽的。”羅振表情凝重,如臨大敵

  ldquo;我現在相信世界上有鬼了。我好害怕,我不想死,我還年輕啊,我連女孩子的手都沒摸過。”黃偉的臉早已被嚇得沒了血色。

  羅振護住黃偉。“閉嘴,我保你平安。”

  羅振的話語剛畢,遠方就傳來了少女的聲音。

  ldquo;紫衣裳,綠衣裳,都比不上我的紅衣裳。”這聲音不大,像是從好幾里外的地方傳來。羅振抬起尋龍尺,尋龍尺猛然指向前方。

  ldquo;白衣裳,黑衣裳,都比不上我的紅衣裳。”聲音大了起來,應該就在附近,但是這聲音是從四周傳來的,難以辨別方位。此時,尋龍尺劇烈旋轉。

  ldquo;藍衣裳,花衣裳,都比不上我的紅衣裳。”聲音陡然出現在羅振和黃偉的身后!

  黃偉轉頭,一張蒼白的少女的臉就出現在他的面前!黃偉被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抬頭望去,竟發現少女腦袋下面便是后背,那腦袋竟是活生生地扭轉了一圈!此時,少女的皮膚正在不斷向外冒著鮮血,穿著的白裙被涌出鮮血染紅,就像是穿上一身紅衣裳!

  那少女俯下身子,用帶血的手撫摸被嚇傻了的黃偉的臉說道:“你也想要我的紅衣裳嗎?”

  ldquo;你的紅衣裳,老子要了。趕快給老子脫下來!”羅振猛地一拳,直朝少女面門打去。

  羅振的一拳打了一個正著力度之大,把那血衣少女打出幾米開外。血衣少女倒在公園的長椅上,臉皮掉落,露出一張滿嘴獠牙,長著三只眼睛,布滿血瘡的恐怖面容

  這竟是一只厲鬼!

  羅振從懷中掏出八竿小旗,往空中一拋,大喊一聲:“巽旗長!”那旗顯然不是凡物,竟可迎風而長。不一會兒,這旗便長到十尺,落下直插地面構成一八卦陣。

  羅振一腳踢向攤在地上的黃偉,一腳將他踢進陣內。“死胖子,死一邊去。想活命就給我在陣內待著。”

  黃偉委屈地道:“叫我胖子可以,但是能不能不要加個死字。”

  那厲鬼站立起來,看到那八卦旗陣,震驚道:“公輸傳人?居然還沒有死絕。”

  羅振后退半步,袖子中鉆出一個木制小人。這小人全身布滿奇特的文字花紋,體內隱約傳出雷鳴聲。“震人出。”羅振的話語剛畢,無數雷光從那小人各關節中閃出,雷聲轟隆。羅振手一指,那雷電木人化為一道驚雷向厲鬼撲去。

  那厲鬼見這此情景倒也不慌張,伸出長舌將那公園長椅一卷,向木人拋去。木人迎面撞向長椅,一道驚雷閃過,木人似刀入豆腐般將那長椅破為兩半,直刺厲鬼!

  厲鬼隨后一指,身上的紅衣裳竟化為萬千血絲,那血絲中還傳來陣陣哀嚎痛哭聲。那血絲極為靈活多變,似無數小蛇,眨眼間就纏上那雷電木人。血絲將木人層層包裹形成了一個圓球,就像一個血色蟲蛹。在那蛹內,血絲正極力地往往木人關節處鉆,想要從木人的結構薄弱處徹底破壞它。

  羅振心中一驚,暗道不妙,急忙手中掐訣。半息的時間內,那木人身上的花紋竟似活物般在木人身上流動,隨后所有花紋流轉到木人眉心,化為一墨色小點。那墨色小點一出,木人身軀便不斷產生裂紋,陣陣雷光從裂紋中涌出!

  厲鬼感受不對勁,急忙將那血絲撤回,但就在血絲撤到一半時。木人碎裂,頃刻間,天上烏云翻滾,萬千雷霆化為一道雷柱直射那厲鬼!

  羅振掏出一面鏡子,鏡中散出淡淡乳白光芒,將羅振罩住。先是見一道白光閃過,雷霆落下,隨后傳來震耳欲聾的漫漫驚雷聲!雷電在公園中不斷穿梭,所過之處皆是化為灰燼樹木傾倒,地面也因承受不住雷霆轟擊而產生無數細小裂紋!

  雷霆消散,塵土飛揚。羅振撤去鏡子,望向剛剛的雷霆中心處去尋那厲鬼的蹤跡。待到煙塵散去,厲鬼躺在地上的身影浮現。羅振看到后那身影后,心中大驚,不禁倒吸一口冷氣。躺在地上的已不是厲鬼,而是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少女!而在少女的四周,無數黃色紙錢飄揚!

  這不是普通的鬼怪,而是千年前鬼門大開時跑到陽間的惡鬼!羅振暗道不妙,公輸的秘術早已失傳,自己不過是從古籍中習得些許皮毛。對付尋常鬼怪倒綽綽有余,但對上這種千年不死的老鬼,怕是十分棘手

  黃色紙錢不斷凝聚,最后聚成一個女子形象。隨后,哀樂繼續響起。

  哀樂傳到羅振耳中,羅振竟感覺腦中一片眩暈,心中的嗜血,兇殘的情緒不斷涌起。這哀樂竟有亂人心神的作用!羅振急忙堵住雙耳,哀樂被隔絕,凝神聚氣,收斂心神。

  ldquo;不好!”羅振突然想起那死胖子黃偉還在八卦陣中。八卦陣可隔鬼怪,但是卻不隔聲音啊。羅振回頭一望,發現黃偉竟走出了八卦陣,眼神迷離,口中念念有詞“紅衣裳,給我紅衣裳。給我...”

  ldquo;你也想要我的紅衣裳嗎?”那團紙錢漂浮到黃偉身旁,女子空靈冰冷的聲音傳來。

  ldquo;不要!一個老爺們穿你妹的紅衣裳啊。死胖子醒醒!”羅振大喊。

  但那黃偉依舊眼神空洞,仿佛沒有聽到羅振的任何話語,繼續道:“想要...我想要,給我紅衣裳!”

  黃偉的話語剛畢,那團紙錢盡數貼到黃偉身上,逐漸消失,像是融入了他的血肉之中,黃偉的皮膚也不斷地冒出血珠。羅振急忙掐訣,準備著應付接下來的惡戰。

  ldquo;啊!該...該死的公輸班!你都死了千年了居然還要對付我!啊!啊!”突然,被附身的黃偉突然用半男半女的聲音叫喊著。此時,他面容猙獰,表情痛苦,如遭重擊。黃偉顫抖著,撕開胸前的衣服。從撕破的衣服中露出一個木制掛飾,黃偉掙扎著想要甩掉它,但那掛飾像是生根一般,死死地貼在黃偉的胸口。

  羅振定睛一看,發現那掛飾竟然是由千年之前公輸班為滅百鬼而造的木雞爆裂后的木屑所做。

  木雞啼鳴便可除百鬼,那這與木雞同根的掛飾想來也算是鬼怪的克星。

  一息的時間,那團紙錢便紛紛從黃偉那頗有規模的大肚腩中涌出。“該死!”那團紙錢叫罵道。

  羅振急忙施了一道烈風決,將紙錢從黃偉身旁逼開。隨后,羅振一躍躍到黃偉身旁,手指彎曲,點向黃偉眉心。

  ldquo;我擦,我怎么睡著了?羅振哥你施法的時候真帥。對了,那老鬼呢?”黃偉醒來,觀望了一下四周情況后疑惑道。

  羅振指了指那團懸浮的紙錢,示意黃偉那團紙錢就是那老鬼,隨后又指了指黃偉胸前的掛飾說道:“你這個東西是怎么得來的。”

  ldquo;啊?我爸給我的啊,據說被個大和尚開過光,可以招財進寶呢。咋了?羅振哥,你也想要一個?我改天叫我爸再去買一個送你。”

  此刻羅振也沒有過多的心思去追究這掛飾的來歷了,如何解決這老鬼才是當務之急。羅振心中暗道:“這老鬼是從陰間煉獄跑出來的,以我的法力恐怕是無法招架的住。這廝在陽間活了千年,怕是早已不死不滅。唯一的辦法只有......”

  想到這,羅振的眼中閃過一絲決絕,似是下了什么決定。

  ldquo;借我用一下。”話畢,羅振把那掛飾從黃偉胸前扯下,從袖口中掏出兩張疾風符貼在雙腿。頓時,羅振腳下生風,已極快的速度向老鬼沖去。

  老鬼見狀,無數紙錢飛舞,從四周傳來陣陣陰森的聲音。眨眼間,上百個穿著紅衣裳的鬼魂出現,面目猙獰,哀嚎著“給他穿上紅衣裳!”“快穿上!”

  ldquo;這千年內有過七次血月,每到血月出現的年份便是我法力回復之時。這是我用七次血月之年所殺的人的魂魄煉化的鬼侍。”老鬼陰沉道“這次看你怎么死!”。老鬼一聲令下,那鬼侍便一窩蜂地涌向羅振。

  羅振一咬舌尖,吐出一口精血于指尖,以指為劍,與鬼侍廝殺。那鬼侍似乎只有嗜血的意識,極為殘暴,往往數只一起迎著羅振的血指而上。雖然羅振往往能將起斬殺,但有時也會付出被撕咬的代價。當羅振將半數鬼侍斬殺于指下時,羅振身上已遍體鱗傷,傷口觸目驚心,血也染紅羅振的衣衫。

  ldquo;看,穿上了!他穿上紅衣裳了!”“不夠紅,還不夠紅!”“變得更紅,更紅!”鬼侍們看到羅振的染血衣裳后變得更為興奮,狂暴。

  此時,羅振已因失血過多而意識模糊,最終腳一軟,攤坐在地上。就在鬼侍們想要繼續撲上去的時候,老鬼大吼一聲“退下!”,鬼侍們紛紛如退潮般消散。

  ldquo;哈哈,你這小子不知在哪學到這么多奇術。若是就這樣被鬼侍吃了,還怪可惜的。”老鬼冷笑道“你這皮囊就交給我了!”隨后,那團紙錢便附在羅振身上,最終融入其血肉。

  就在紙錢融入血肉的一瞬,羅振眼中綻出精光。“終于逮到你了!”隨即,羅振掏出放在懷中的掛飾,置于眉心。“給我封!”

  ldquo;不!不!放我出......”“給......我封!”被附身后羅振不斷喊叫,有時是羅振的聲音,有時是那老鬼的聲音。最終,老鬼的聲音越來越小,仿佛被鎮壓了,但從羅振痛苦的表情和顫抖的身軀還是能夠看出,這樣的鎮壓只是暫時的。

  羅振瘸著被鬼侍咬傷的腿,一拐一拐地走向黃偉。“胖子,告...告訴你爸,案子破了。”

  就在黃偉嘴巴微張,想要說些什么的時候,羅振打斷他道:“回去吧,沒事了”隨后,羅振從袖中掏出一張符咒,貼在黃偉額頭上。黃偉驚訝地發現他的身體居然不受控制地動了起來,走向了他家的方向。

  ldquo;胖子,你可是無神論者,記得忘了今天發生的事啊!”

  羅振瘸著,走向酆都鬼城的方向。路過處,留下滴滴血痕。

  四

  酆都鬼城,鬼門關景點外。

  看著這城墻上雕刻著無數鬼怪,做工講究的鬼門關景點,羅振吐槽道:“這景點位置找對了,但這樣式也未免太浮夸了。”

  羅振掏出一塊黑色令牌,真正的鬼門關浮現在羅振眼前。那鬼門關只是一扇看上去已經過無數風雨摧殘的破舊小木門,好像一腳就能把這鬼門關踢散架。

  ldquo;黑色鬼城引,只能進不能出。你居然想把我在關回陰間!”羅振體內傳出那老鬼的聲音。“你可知道你進去了也出不來了,從千年前那次鬼門連開七日后,鬼門就再沒開過,只有手持黑白鬼城引的人才能自由進出。你這可是單向的黑色鬼城引。你進到陰間可會被萬鬼噬心。”

  ldquo;有句話怎么說來著?雖千萬人,吾往矣。現在我是雖千萬鬼,吾往矣!”

  ldquo;瘋子!你就是個瘋子!”

  話畢,羅振毅然進入了鬼門。最后隨著一陣吱吖聲,鬼門緩緩關上。

  在鬼門關閉后,一個身影出現。那身影赫然就是公安局局長黃陽!

  ldquo;還真有幾分骨氣。沒有辱了公輸這兩個字。”黃陽贊嘆道。“可惜了,只是我身上還有使命,不能去救你了,你只能自求多福,希望還有能見到你的那一天。”

  黃陽伸進懷中,掏出一塊黑白令牌,那居然是能在陰陽兩界自由進出的雙向鬼城引!

評價:

[匿名評論]登錄注冊

評論加載中……
2000年的彩票大奖